江晏

是条咸鱼,不会更新的(不

贪得无厌

(还是偷偷存档。)



陈靖安一向讨厌应酬。
说实在的,他也确实不适合做生意,既不懂讲客套话,也不会假脸陪笑。可他接管公司这么久也没出过什么岔子,其实是靠一个人。
每当陈靖安面对着自己的行程表发愁时,白柏林总是苦口婆心地在他耳边讲一通中国自古至今酒桌文化的重要性,也会在好不容易从酒桌上脱身后,坐在夜宵摊旁听他抱怨吐槽笑得直不起腰。那一刻的白柏林,眼中流光溢彩,笑容灿烂明媚。
现在,现在不一样了,陈靖安一个人学会了如何在社会中摸爬滚打,也弄懂了如何在工作中应对自如,也自然在酒桌旁,成为了自己曾经最讨厌的那种人,以至于身边的白柏林被对方叫着陪酒时,他也只是张了张嘴,随后有些无力地笑。而这个兜兜转转又回到身旁的人,上一次看到他的笑容,还是在别人的怀里。听着无聊的空话,望着身边的人,自己手旁的筷子,酒杯都未动过,陈靖安突然有些恍惚。


陈靖安曾经也嗜酒成瘾,在醉后与一群狐朋狗友玩到疯癫,当然也不计后果。回家后面对白柏林的劝导和叹息,借着酒劲,他总是能把事态搞得一团糟。而接踵而至的一连串,就更是一发不可收拾。
后来陈靖安便戒了酒, 只不过对于心灰意冷的白柏林,实在是晚了太多。
陈俞安也曾指着自己的鼻子大骂,说他就是缺心眼,就是贪,仗着人家喜欢自己,就觉得干什么都可以被原谅。结果呢?把人给作没了。
随后就是一些安慰他的话,可这些他都没听进去——这位崇尚只约炮不谈情的哥哥,还不是栽在了一个情字上?
话说回来,自家哥哥虽然恋爱经验为零,看人却看得准。
不错,他太贪心了。


心里一阵刺痛迫使他回过了神,见那人已经喝上了头,红霞晕开在脸颊旁,便赶紧叫了手下的几个小经理。
“你们陪张总喝,正事儿也谈完了,我送他回去。”
陈靖安扶着喝得醉醺醺的人,逃离了让人窒息的饭桌。而身旁的人坚定自然地,抓住了自己的衣袖。陈靖安没有拉开他的手,也没有理会他吐在自己身上这件事。
碍于这个姿势,陈靖安只好拦了辆出租车,将自己和他一并塞入车后座,也借机回到了自己好久没踏入的地方。
替他脱下外套和鞋,馋着他进到卧室,轻车熟路一气呵成。只是,白柏林的手,还是牢牢地抓着自己。
陈靖安转身的动作,有些慌乱,人便被拽进了怀里。
这下子白柏林的手倒是松开了,可他就愈加慌乱了,偏过头去避开洒在脸上湿热的呼吸,手臂反而慢慢收紧,一晚上波澜不惊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复杂的表情。
陈靖安轻皱着眉,静静地拥着他,只有耳边有些沉重的呼吸声和自己清晰的心跳声,提醒着时间的流逝。


有时候贪心些,也并非不好的事。

看文好麻烦,我还是准备填坑吧

盐罐子: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写同人写到自我膨胀的作者都是脑子进水。


我的文笔我的故事顶多值10个热度,能有100个热度10000个热度是因为我写的是同人,90%的人是冲着原作冲着CP来的,不是冲着我来的,这点清醒认知起码还是要有的吧?


某些作者当真是资历越老脑子越糊涂了,长期被粉丝捧得飘飘然,不晓得自己在写什么了。真以为自己的文值100个热度1000个热度,以为不管写什么都有人买账。


想知道自己值几斤几两,不妨换个马甲去写篇原耽看看有几个人气。


那些平时喊着“大大你写什么我都喜欢”的读者,言下之意是让你多写点这个CP,不是真的你写什么都行,同人作者就不要妄想拥有“脑残粉”了,没有的,不存在的,人家都是想看CP来的。你不写CP,成天夹带私货,人家掉头就走了。


想放飞当然可以,免费产粮的作者不吃谁家大米,吃了免费粮的读者没资格歪歪唧唧。但一边希望受欢迎,成天要热度要读者反馈;一边又不想迎合市场,不参考读者的反对意见。世界上哪有这种两全其美的好事。


不要太自以为是,不要以为自己写作技术很高超,不要以为自己创造的原创人物很可爱。哪怕你的故事真的很好很精彩,那也是因为原作角色本身就足够有趣,才支撑了这个故事。没了原作我们什么都不是。不要把原作的魅力误当成自己的魅力,这是同人作者应有的自觉。






虽说忠言逆耳苦口良药,但知道你听不进去,我就不到你面前找不痛快了。


写出来也不过就是实在不想憋着。


与诸位作者共勉。






--------6月28日补充内容--------




这两天收到了很多人的评论,补充说明一下:


这篇随笔是我以一个写手的身份,站在同人创作者的角度,写给诸位同僚的话。可以说是彻头彻尾的作者场合。写的是同人作者如何自处;是同人作者怎样看待自己;与读者觉得作者厉不厉害没什么关系,也不相矛盾。所以从读者的角度来说“我觉得XX作者就很厉害啊我愿意做她的铁粉她就算写原创也超棒棒”这种话,在这个场合说其实是错过焦点了。


其二,最初写这个确实是因某位作者有感而发,但最后写出来的内容并没有针对谁。大家都是创作者,也许今天我还能站在这里说得头头是道,明天我也会迷失自己,会成为别人笔下的谁谁。每个同人创作者都需要保持清醒。这些文字写给每个愿意自省的人。没必要去猜测我在指责谁——更不要在这里意有所指的艾特谁(艾特的我都删掉了)这种行为只会让这件事变质。


第三,这篇文可以在lofter内转载,不需要跟我要授权。转载到其他平台请提前告知我。谢谢。




ps:不要因为这篇文章fo我啊,我只是偶尔有感而发写了这个东西,不代表我的水平有多高,我也不是啥文坛巨匠,一个路人写来警醒自己的浅见而已。你们如果觉得有点用就看看,觉得我是胡说八道不妨大笑一声扬长而去。


我平时just写写辣鸡相声文,而且我写的CP你们也未必关注,fo我没意义啊( ;´Д`) 你们fo我弄得我鸭梨好大。

【原创】落网

· 存个档省得哪天心情不好就删了。


当他瞥到街角那家大排档门外坐着的身影,一瞬间有点恍惚,即使他完全没有必要纠结自己是否看错,但很显然他做出转身的决定还是慢了一拍就被那边的声音扼杀在摇篮中了。
“真的是澜医生啊。澜医生,要不要过来喝几杯啊?”
正朝向的人向自己以一种夸张的大幅度的动作挥手招呼,人家都点名了,总不能装作没听见就直接走掉吧。澜泉也只能扯出一个微笑,不爽地看着那张和那个人有七八分相似的脸,不情不愿地移动步伐向那个方向走去.
而那个背对着自己的人,始终没有回头,不如说,他背影那么的僵硬,像是在强迫自己表现得无动于衷。


澜泉是在闷热眩晕中烦躁地醒来的。他掀开把自己盖得严严实实的被褥,翻身下床去摸空调遥控器。
“叮”地一声,他仿佛能感受到冷气打在脸上。
他最后记得的,是江怀瑾有一茬没一茬地跟他闲聊,一面像倒白开水一样往自己杯里倒啤酒,他也只能有话接话,没话喝酒。旁边那人只是低调地低头夹菜,偶尔应两声兄长的话,安静得刻意。
让澜泉“惦记”的不是那个把自己灌醉的小鬼,而是这个整晚的存在如同空气却还把自己送回来的人。
还未褪去的醉意让澜泉口干舌燥,跌跌撞撞地出门倒水。余光内沙发上隐隐约约有个黑影,听到他制造的声响,动作顿了顿。
借着窗外凌晨的微光,他在昏暗的房间里努力辨识着对方的面孔。沙发上人充满倦意的眼睛渐渐恢复了些神采,那一瞬间两人的视线隔着一个走廊的距离,就这样纠缠在空气中。


——江攸宁。
澜泉的脸立马就沉了下来,向他走过去。
江攸宁抬眼毫不避讳地对上他冷冷的目光,固执地让他以为他还是那个小孩,突然扬起了嘴角。
那是澜泉两年多来第一次再见到他的笑容,只是不同于以往那种耀眼的微笑,带着寒意和讥讽,随即消逝。
“我走了。”两人都知道这是句多余的话,然后江攸宁起身,结束了这尴尬的局面。
也好,不要再见面了。


当江怀瑾开门看到自己第二天早上才回来的弟弟的时候,一股浓浓的烟味扑面而来。对于自己把他抛下和澜泉独处的行为,他也没任何抱怨,只是一言不发地把自己关进房间。
不需要问什么,想知道的事情都显而易见。
江攸宁也没计较一夜未换的衣服,一头闷进床里,抱着膝侧躺着,任由那个人的面孔蹿进自己脑海。
那是他心心念念的人,他日夜牵挂的人,也是他无法触碰的人。
江攸宁扯着被子将自己裹紧,闭上眼企图让自己的胡思乱想止于睡意,可还是紧锁着眉坐起身,背靠在冰冷的墙面上。
人说时间会冲淡一切,可偏偏江攸宁倔强顽固,就连对方一个拥抱都让他不能自己。
“操。”
江攸宁咬咬牙憋出一个脏字,一把拉起被子蒙过头.


与澜泉相遇时正是张扬跋扈的年纪,一颗无法安定的心遇上了另一颗成熟稳重的,那股子“不安定”不知为何成了悸动。他能容忍自己任何毫不讲理的行为,甚至把一句“医院里禁止吸烟”也说得那么温柔。江攸宁就像被蛛网补获的小虫,深陷其中动弹不得。剩下的一切,也都因为他的主动直接而顺理成章。
几乎是被他迷的神魂颠倒,在对方面前他收起了一切坏习惯臭脾气。他愿意相信那段时间两人都是快乐的,彼时天真的他甚至以为,这就是一辈子。
可是为什么,这样的美梦被打破了,落得如此两败俱伤的下场?

【风雨】我也,想不到名字呢.

· 厂花太好看了,我爱我坤哥,挖个坑,反正没人看填不填看心情哈哈哈哈哈哈。
· 微量ooc,强行进入剧情。


风里刀入京已有段时日,外边儿一片繁华,他常年游走于江湖自然是好奇,可平日里除了入宫就没再踏出过雨宅——即便是从大漠中归来,即便是少了个万贵妃,雨化田的性情与举动不可能大变。若是想要在此安稳下来,他必须得“变成”这宅子的正主。
总算是等到常小文只身出门,诺大的宅子里总算落得一丝清静。风里刀轻车熟路地摸到主厢房,他以往一直避着这间,总是怕里边有什么机关暗门。而今推开雕花的木门,房内的布置尽收眼底,倒不像是要吃人的样子。踏过那道门槛,才发觉这不过是一个房间,哪有什么龙潭虎穴。

转一张最喜欢的雷卡

鹤童鸳一:

今天入凹凸!!!凹凸太棒!!
画对情头!
兄弟组多好吃啊!!!
啊啊啊雷狮好帅我爱雷狮嗷呜啊啊啊!!

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孤寂感哈哈哈哈哈